给我们留言
姓名*
电话*
邮箱*
所在地区*
留言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BLOG  羽贝博客

一不小心,我竟然也成了个电信诈骗的骗子
2016-09-07 17:14来源:本网原创文章作者:张打醋浏览数:1955 


一不小心我自己也成了电信诈骗犯


  或许和自己的一些生活、工作经历有关,我的个人信息在互联网上的泄露程度应该属于“重灾区”那种程度。

  于是乎近年来,每天打进来的电话中,业务推销、骚扰以及诈骗的要占到二分之一以上;所接收短信中的“中奖通知”要是都去领了奖的话,个人财富值进入福布斯问题可能都不大;QQ上常见到以公司老板名义来向我索取员工通讯录的留言;接到的诈骗电话中,冒充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银行、支付宝的等等什么都有;用操着“胡健”腔或者潮汕味的普通话通知我“小醋你下班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的,也经历过好几次。

  经历得多了就会见怪不怪。心情不好时在接电话时会对骗子吼上一嗓子,心情好时也会聊几句逗逗骗子们开开心。反正借助手机黑名单和短信拦截功能,日子一天天还算过得下去。这不前几天手痒,甚至还拽了一篇博文,讨论个人信息安全事宜。绝对没想到的是:转瞬之间我自己也真的会成为这种社会现象的受害者,而且竟然是被人坚定地认为就是个电信诈骗的骗子。

  公司打算发展一点新的业务,在外地注册了个分公司,于是对公司一个已经终止运行的项目网站做了大的内容调整并准备同时更换一个域名。

  晚上花了几个小时,出乎意料地淘到一个十分满意的域名,赶紧注册下来后,接下来自然要做备案。心里盘算着新站上线和分公司业务开张的时间基本合拍,不禁有点小得意。

  昨晚打开邮箱,看到网站电信接入商的电邮通知,索要公司网站ICP备案的密码,脑袋不禁嗡了一下:公司当年网站备案时,密码是保存的,但是在给第二个域名备案时,密码被经办人丢失了。

  于是赶紧上工信部网站进行密码自助找回。输入相关数据,提交。很顺利,网站提示:“密码已经发送到原备案用的邮箱或者手机中”了。可是等啊找啊,邮箱中没有,手机也没收到。

  坐下来苦思冥想——实行备案制6年多时间里,公司人事几经更迭,电脑也换了两茬,而且当年我因工作原因辗转数个城市之间,曾经用过的邮箱、手机号有一大堆,很多自己都记不得。找的那个辛苦啊,到了凌晨一点,总算在电脑几个G的文件堆中,找到了当年网站备案文件的电子档案。

  按照档案提示,再次尝试密码找回。说是已经发回来的密码,邮箱中肯定没有;备案用的手机号码早在4年前就已经换号不用了,咋整?无奈中照着备案电话号码试着打过去,竟然通了,说明此前备案密码也应该发过去了。

  立马切断电话,不能深夜骚扰人家。总算有希望了,等第二天白天再试着和人家联系吧。

  洗洗睡吧?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明白这可是个超级大麻烦:请求陌生人帮助,内容竟然是索要对方手机中当前人人都敏感万分的“验证密码”,对方能给吗?

  心中默默祈祷,如果机主是个熟悉互联网的年轻人就好了,因为证明我的真实身份并不困难,你可以微信或者QQ视频,我给你看营业执照、开户许可证、身份证、公章……;你可以登录公司官网,拨打公司座机来验证我的身份……;最担心机主是不熟悉互联网同时又被电信诈骗吓怕了的中老年人,恐怕那压根儿就没戏了。

  久久地无法入睡,假寐中迷迷糊糊一直梦见自己在拨打机主的电话,可就是打不通……。

  天刚亮了就坐起来干等着,都市人生活节奏快,不能在早上麻烦别人,等9点半再说吧,那时候就算上班族也已经都在工作岗位上了。

  总算九点二十了,心跳加快,用一种向心仪女孩表白般的紧张和激动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对方应该是对陌生来电有些迟疑,片刻后还是接了,我赶紧自我介绍,说自己是这个号码的前任机主,因为网站备案事宜需要使用对方接收到的验证码云云。

  对方很不客气地讥讽道:那你们公司现在又要备案了,对吗?从声音和语调分析,该是位阿姨(万一听得不准还望恕罪),我心中暗暗叫苦。赶快说是的,并且打算解释一下这个验证码和银行、支付宝那一类通常都是6位数字的验证码不同,是字母和数字的组合(惯例是三位字母后面加三位数字)。

  没等我说下去,阿姨就说:“你可以结束了,要不然我打开免提,把你的话放出来给大家听”。我赶快说,“那太好了,要是你家里有年轻人熟悉互联网,你让他听一下,我和他来谈”,这是我事前想到的可能之一。

  阿姨更火了,“你再不挂我就报警了,把你的来电号码交给警察”;我赶紧请求,“太好了,请您报个警吧,如果我让警方验证我的身份以后,再来和您联系,您看可以吗”?这也是我事前想到的可能之一。

  阿姨大概是还没有遇见过如此执着的骗子,二话不说,挂线了。我泪奔!

  无奈,上网去百度、打电话找电信接入商,寻求接下来能实现的最快的解决方案。

  路只有两条:

  方案一,注销原备案号,重新备案,时间周期是等原备案号注销核准后,备足新的纸文件寄给备案机构,对方收件后20个工作日,且整个期间内公司所有网站都要关闭;

  方案二,准备纸文件寄给省(市)通信管理局,对方收件后20个工作日可拿到新密码,然后再备案新域名。我泪奔。

  给110打电话求助,被告知去找公司所在地派出所处理,我章、证、人都在分公司所在城市,想想阿sir们那么忙,不可能把这点小事当案子来办,就算是警察打电话给机主,毫无疑问也会被当成骗子的同伙。

  只能作罢。

  老老实实执行方案二(因为公司官网长期关闭的方案更不能接受),下载表格、打印、公司证件扫描、盖章,快件寄出……;

  老老实实去等对方收件后的那20个找密码的工作日,然后再接着去等待备案的另外20个工作日。总时间大约是2个月,而原本这一切如果不是因为电信诈骗造成恐慌,只需要机主念一下短信里6个字母和数字,10秒钟就能搞定。

  快件寄走了,心静不下来。坐下来写篇博文吐个槽。

  一是想问问,互联网已经发达到了今天,有关部门的效率为何还永远停留在纸文件办公的时代?

  二是想不通,为何所有的法律法规卡的都是守法企业、守法公民,那么多猖狂的骗子、犯罪分子却总是能逍遥法外,没有几个能受到制裁?

  三也想等文章上线后,发个短信给那位机主阿姨,让她找家里会上网的子女去读一下我的博客:告诉她我理解她无可奈何的谨慎(我老婆说:换到我肯定也是一样不理),但我真的不是骗子。


  题外话: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会想起本拉登被打死的当天一个美国的大学生花三小时建个网站,卖“本拉登之死”的T恤,一天就赚了12万美元的故事。怪?人艰不拆?突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




微信网站

手机网站